親愛的引語調查員(Quote Investigator):一個關於環境劇變危險的戲劇性引語,被歸屬於才華橫溢的物理學家愛因斯坦。這裡有兩個版本:
 
如果蜜蜂從地表消失,那麼人類只剩四年可活。不再有蜜蜂,不再有授粉,不再有植物,不再有動物,不再有人類。
 
如果蜜蜂從地表消失,人類將活不過四年。
 
有些評論者對這個歸屬表示懷疑。你們能查一下這個陳述嗎?
 
引語調查員(以下簡稱QI):沒有實質證據顯示愛因斯坦曾經就這類關於蜜蜂的事情表達過意見。 愛麗絲·卡拉佩里斯(Alice Calaprice),一本重要的引語收錄集“終極愛因斯坦名言錄”的編輯,將這句話歸類於“可能不是愛因斯坦說的”一節。
 
QI所獲知的有關愛因斯坦與蜜蜂消失將造成災難性環境情節之間的聯結的最早證據是發表於1941年的“加拿大蜜蜂雜誌”:
 
『假如我記得不錯,那就是愛因斯坦曾說:“從地球上移除了蜜蜂,就等於一舉移除了至少十萬種無以存活的植物。”』
 
QI已經定調沒有證據支持愛因斯坦曾提出上述觀點。 相反地,QI已經確定了這一類的陳述是由大文學家莫里斯·馬特林克 (Maurice Maeterlinck)在1901年出版的“蜜蜂的一生”中提出的。這個說法在之後的幾十年被廣泛傳播。
 
1965年5月,一本關於自然與動物名為“野獸的生命和野獸之友”的法國期刊提到,如果蜜蜂消失,愛因斯坦已經計算出人類的四年嚴峻時限。這是QI所獲知的,關於把死於1955年的愛因斯坦和恐怖的最後大限連結在一起的最早證據。細節將進一步詳述於下。
 
以下是經過挑選按時間順序排列的引證,嘗試概略地勾勒出這個引語及其概念形成的演變。 因為這個任務艱鉅,有用的資訊零碎,所以該項目有些冗長。 QI要感謝Bonnie Taylor-Blake和Ray Girvan的開創性研究,他們探討了這個話題,並找到了許多重要的引文,包括之前提出的兩個。
 
1859年,查爾斯·達爾文發表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科學著作“物種起源”,其中一個章節討論了貓,老鼠,笨蜂,三色堇和紅三葉草之間複雜的生態互動網絡。 笨蜂現在被稱為熊蜂,達爾文指出,如果熊蜂消失了,一些重要的植物物種將面臨滅絕:
 
『因此,我們可以推測,有高度可能性,如果在英國,整個熊蜂物種滅絕或非常罕見,那麼三色堇和紅三葉草將變得非常罕見或完全消失。』
 
1887年,“英國蜜蜂雜誌”轉載了一篇來自“美國蜜蜂雜誌”的文章,表述了一系列的生態交互作用,並顯示出牛的種群取決於貓的種群。 這個生態鏈還顯示出牛也依賴於熊蜂。 這段話中提到的大多數生物和推理風格都是基於達爾文的分析:
 
『英國的安全取決於境內貓的數量。他證明他的論點如下:沒有熊蜂的幫忙,紅三葉草不能受精。 熊蜂築巢於地面,故成為老鼠的獵物。 貓會殺死老鼠,給了蜜蜂一個生存的機會。 所以他的推論是,沒有貓,老鼠會很多;老鼠多了,就沒有熊蜂;沒有熊蜂,就沒有三葉草;沒有三葉草,就沒有牛;沒有牛,就沒有牛肉;沒有牛肉,英國人在哪裡? —Prof. W. W. Cooke—(美國蜜蜂雜誌)』
 
1901年,著名的比利時作家莫里斯·馬特林克 (Maurice Maeterlinck)發表了“蜜蜂的一生”一書,他幫助普及了一個觀念,即蜜蜂為極其重要的生態環節。 這本書最初是以法語寫的,由阿爾弗雷德·蘇特羅(Alfred Sutro)翻譯成英文。 當馬特林克在1911年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時,他的名聲日益高漲。馬特林克煽動性地提議把我們的文明歸功給蜜蜂,而一些讀者可能已經總結出,蜜蜂的滅絕將導致文明的瓦解:
 
『你可能不止一次地在花園裡一個荒涼的角落看到她飄過灌木叢,卻沒意識到你正不經意地看著尊貴的老祖宗,可能就是她帶給我們大部分的花朵和水果(實際上估計如果沒有蜜蜂的拜訪,十多萬種植物將會消失),甚至可能是我們的文明,因為在這些奧秘中,萬物全都交織在一起。』
 
『十萬種植物依賴持續存在的蜜蜂照料,這個說法是令人著迷的,並且已經習慣性地重複了一百多年。』
 
1906年,法國雜誌“蜜蜂與水果”印了一篇聲明,把關於蜜蜂對人類的重要性歸功於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 這是法語版本:
 
『...我們大聲重申達爾文的偉大訓示:“如果蜜蜂消失,人的生命將變得非常困難。”』
 
1907年,一份紐約州農業部的報告討論到有實驗顯示,許多作物依賴蜜蜂進行生產性授粉,譬如蘋果,櫻桃,梨,草莓,覆盆子,紅三葉草,白三葉草,香瓜,南瓜,和黃瓜。 在一個典型的實驗中,研究人員用網子罩住蘋果樹的一些枝幹以隔絕蜜蜂,結果確定開花數量大為減少:
 
『我並不想列舉所有受益於昆蟲代理授粉的農產品,但上面已經列出了一些比較重要和常見的。“如果不能得到蜜蜂的拜訪,估計有十幾萬種植物會消失。”; 加上一些雖不完全依靠昆蟲代理而受精,但仍可通過這種拜訪而增加生產力的植物,考慮如果你得永生,從過去和到未來,這些植物不斷地加入地球的生產力,你們多少可以理解蜂蜜在農業中的重要性。』
 
1908年,“動物生活”教科書講述了農業和人類文明對蜜蜂的深度依賴:
 
『花卉的歷史幾乎一片空白,但不包括牧豆樹屬和其廣大的愛好者; 如果沒有蜜蜂的拜訪,十萬種植物就會消失; 假如我們反映出有多少在荒野和部落時代的人類文明已經依賴農業,我們就會意識到我們對這些蜜蜂和花粉採集者的感激有多大。』
 
1914年,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報紙一再提到,“十萬種植物”依賴於蜜蜂:
 
『但那隻小野蜂,有點餓,笨笨的,卻是所有文明蜜蜂的祖宗。 再者,更重要的是,正如科學家們所指出的,我們之所以能夠擁有幾乎所有的花卉和水果,可能都要歸功於她。 如果沒有蜜蜂的拜訪及授粉,十萬種植物將從地球上消失。』
 
1921年,加州聖荷西的一份報紙重申了這個關於植物和蜜蜂的箴言:
 
『有趣的是,已經準確地估計出,如果沒有蜜蜂的訪問,超過十萬種植物將消失。 我們那花朵覆蓋的山谷所擁有的甜美果實,絕大部分要歸功於蜂巢裡的小人物。』
 
1929年,洛杉磯時報的一位撰稿人回憶起了馬特林克的作品“蜜蜂的一生”,但令人驚訝的是,這個記者說數百種植物會消失而不是十萬種:
 
『馬特林克說,無所不在的蜜蜂逐漸趨向“文明化”,牠們喜歡人造蜂巢更勝於野生樹幹。 這點對人和園藝都有好處,因為沒有蜜蜂來執行重要的授粉任務,數百種植物將會消失。』
 
1934年,麻薩諸塞州波士頓的一家報紙提到了植物和動物的連鎖依存關係:
 
『因為只有植物可以製造食物,而所有的動物必須要麼以植物為食,要麼以吃植物的動物為食,這個法則已經說明了“沒有植物,動物不能存在”。同理,如果動物被去除,有些植物也會消失,因為許多花卉要依賴採蜜昆蟲來為它授粉—使物種延續。』
 
1939年,“加拿大蜜蜂雜誌”專欄作家歐內斯特·福丁(Ernest A. Fortin)提到了“十萬種植物”對蜜蜂的依賴。 他把這個說法歸屬於“世界上最著名的自然主義者之一”。 事實上,關於蜜蜂的這個說法有時被歸屬於著名的自然科學家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儘管QI並沒有發現這種聯結的證據。怪的是,福丁並未像後面會進一步說明的1941年的重要引語所示指出達爾文。在這個1939年的文章中,並沒有給出這個自然主義者的名字:
 
『蜜蜂具有較廣泛的效用,實際上,也是農業的主要基石之一。 世界上最著名的自然主義者之一曾經宣稱:抑制地球上的蜜蜂,就等於你抑制了至少十萬種無以存活的植物。 記住,酪農業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蜜蜂對三葉草的授粉。 有多少種水果作物依賴蜜蜂以取得成功? 蜜蜂是大自然所打造的美妙連鎖的主要環節之一,無論何處斷裂,必然會有麻煩。』
 
1941年,歐內斯特·福丁再次在“加拿大蜜蜂雜誌”撰寫這個議題。 福丁把關於植物和蜜蜂的言論指給了愛因斯坦,這是最早已知的愛因斯坦與蜜蜂滅絕所造成的生態破壞的聯結。 請注意,這個引語並未直接預示著人類的快速厄運:
 
『是的,每一種動物或昆蟲都是自然界無止盡的連鎖中的一個環節,假如一個環節被移除,需要很長的時間這個連鎖才能完全恢復作用。 假如我記得不錯,那就是愛因斯坦曾說:“從地球上移除了蜜蜂,就等於一舉移除了至少十萬種無以存活的植物。”』
 
1951年,一群小學生寫信給愛因斯坦,問:“如果太陽燒毀了,地球上是否還會有活的東西,”他回答說:
 
『沒有了陽光:就沒有小麥,沒有麵包,沒有草,沒有牛,沒有肉,沒有牛奶,一切都會被凍結。 沒有生命。』
 
請注意,這段問與答並沒有談到蜜蜂; 然而,愛因斯坦的信件的確包括一系列事件,讓人聯想到有關蜜蜂滅絕的一些章節。 愛因斯坦已於1941年被連結到有關蜜蜂消失的引語。 那麼這封有趣的信件是否可以進一步歸咎於錯配呢,還不清楚。
 
1962年,一部名為“蜜蜂之城”的教育電影的觀眾就“如果蜜蜂消失對人類的危險”給出評論:
 
『如果一場災難毀滅了我們星球上的所有蜜蜂,那麼大約有10萬種植物會消失,人類將難以生存。』
 
1965年5月,皮耶·帕斯科在一本巴黎雜誌“野獸的生命和野獸之友”中寫了一篇關於蚊子的控制將危害到其他生物的文章。 這篇文章聲稱愛因斯坦已經計算出人類的大限:
 
『我們傾向於忘記90%的花朵是由這些珍貴的昆蟲幫忙受精,而其餘的靠風幫忙。 愛因斯坦計算出,如果世界上所有的蜜蜂都被滅絕,人類將不超過四年就會從地球上消失。』
 
1965年6月,法國期刊“蜜蜂與鮮花”在認同“野獸的生命和野獸之友”的同時,也印上了關於愛因斯坦相同的言論:
 
『愛因斯坦,偉大的愛因斯坦,計算出,如果世界上所有的蜜蜂滅絕,人類從地球上消失的時間將不會超過四年。』
 
1966年,“愛爾蘭養蜂人”以英文印出了歸屬於愛因斯坦的時間限制的評論。 這個重要的引文確認了法國期刊“蜜蜂和鮮花”的引語:
 
『愛因斯坦教授,一位博學的科學家,曾經計算出,如果所有的蜜蜂都從地球上消失,四年之後,所有的人類也會消失。~蜜蜂和鮮花,1965年6月。』
 
1971年,一個名為“光明面”的聯合幽默專欄討論了蜜蜂:
 
『我在地球日的評論中,我觀察到美國創造了歷史上最複雜,最先進的技術。 然而,我們幾乎完全依賴於一隻可怕的小飛蟲。』
 
『如果蜜蜂出了什麼事,我們許多最重要的植物都會消失,整個文明可能會崩潰。』
 
1992年,著名的生物學家愛德華·威爾遜(Edward O. Wilson)在“生命多樣性”一書中設想了一個世界末日的情景,人類將在幾個月內面對厄運:
 
『昆蟲和其他陸棲節肢動物如此重要,如果全部消失,人類可能持續不到幾個月。 大多數兩棲類,爬蟲類,鳥類和哺乳類動物會在同一時間滅絕。 接下來,就輪到大部分的開花植物,以及大多數森林和世界上其他陸上棲地的自然結構。』
 
『地表會腐朽。 當死亡的植被堆積和乾枯時,會關閉營養循環的通道,其他複雜形式的植被將會死亡,除了少數陸地脊椎動物的殘存者,一切都會一起死亡。』
 
1994年,在布魯塞爾養蜂人舉行的示威活動期間,以愛因斯坦說的話為題材的小冊子被散播:
 
『蘋果,梨,豆類和油籽等作物需要蜜蜂進行授粉。 英國養蜂人估計,85%的歐洲野花是由蜜蜂授粉的,花的死亡可能會對野生動物產生重大影響。 “這將是一個連鎖反應,”波特先生說。』
 
『法國養蜂業全國聯盟發行的小冊子引用了愛因斯坦。“如果蜜蜂從地表消失,人類將活不過四年。沒了蜜蜂,不再有授粉...不再有人類!”』
 
結論是,QI並不支持將關於蜜蜂厄運的陳述歸屬於愛因斯坦。 QI所知將愛因斯坦與一個不幸的無蜂世界聯結在一起的第一個證據出現在1941年。作家歐內斯特·福丁可能把達爾文,馬特林克和愛因斯坦給搞混了。 QI不相信福丁所做的歸屬是故意欺騙。
 
人類四年大限的引語起源並不確定。 似乎最早已知的版本是1965年印在法國出版物上。
 
(特別感謝Bonnie Taylor-Blake為她的這個主題的基礎工作,Ray Girvan的不可或缺的研究,當然這個貼文的任何錯誤都是QI的責任,非常感謝Terry Garey和Dennis Lien獲得在1939年和1941年的“加拿大蜜蜂雜誌”中的引文的掃描,非常感謝約翰·麥克斯尼·楊(John McChesney-Young)獲得愛爾蘭養蜂人1966年引文的掃描,非常感謝“中央養蜂中心”(www.la-sca.net)的研究員,他們找出了1965年5月和1965年6月的引文,最後還要感謝Mahadevan要求探討這個引語。)
 
更新歷史:2017年3月28日,1965年5月和1965年6月的引文被添加到文章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mmy Yen 的頭像
Jimmy Yen

窗台養蜂

Jimmy 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