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本篇文章翻譯自: Oxalic shop towel updates
作者:Randy Oliver / ScientificBeekeeping.com

更新日期:2017年1月24日 ~ 2017年6月29日

 
此頁面是關於草酸施用的緩釋方法的共享資訊 ― 將其溶解在甘油中,然後將其施用於蜂箱中的纖維基質上。 你可以在這裡查看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Beyond Taktic非常感謝EPA(美國環保局),ARS(農業研究局)和 CDPR(加州農藥管理局)與我合作,為養蜂業的利益註冊這種應用方法!
 
警告:這種治療方法僅在一些國家獲得批准,但尚未在其他國家(包括美國)註冊。以這種方式將草酸施用於蜂箱是非法的,除非它已在您的司法管轄區內註冊使用。 然而,您可以從州領導機構獲得農藥監管的“實驗使用許可證”或“農藥研究授權書”。
 
我不鼓勵也不縱容任何農藥的非法應用,包括蜂蟎治療。 本文的資訊僅用於報告我的進展情況(與ARS一起工作),以便取得EPA對此應用方法的批准,並且不打算以任何方式促進非法使用。 我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個案報告,我假定任何向我報告這些訊息的人都已取得了適當的許可。 我不贊成也不鼓勵地方當局未批准的應用。
 
另外,這種應用方法僅以少量支持“可有效減少蟎蟲”的數據進行中。 我會在本季進行正式的試驗。
 
我已經被有關這個主題的電子郵件弄得不堪負荷。不要寫信給我,除非你已經閱讀了整篇文章以及底下所有的更新。 感謝您的體諒。
 
如果您以前瀏覽過此頁面,請重新載入,以確保您的計算機不會顯示過期的緩存副本。 只有這樣,在您閱讀完所有更新之後,您仍有問題,或者您已經想出改進這個方法的途徑,請寫信給我,我會在此處發表。
 

2017年6月29日更新

 
請鄉親們在寫信給我之前閱讀所有更新!
 
我不再擠壓紙巾; 相反地,我在水中混合,以獲得適量的甘油進入紙巾。 我目前測試的配方是:
我們剛剛完成了加州初期試驗的中點評分。 熱浪阻礙了流蜜,所以在一些測試蜂箱中蜂群沒有很好地建立和移除紙巾。也就是說,在試驗三週後,蟎蟲的抑制是不穩定的。我還沒有處理這些數據,但似乎紙巾施用方法可能不足以在本季節早期控制蟎蟲。我會儘快更新。
 
美國蜜蜂雜誌(ABJ)7月號對我目前所了解的做了廣泛的更新,並詳細介紹了準備方法,並將很快發佈到本網站 - 我將在它貼上來後更新此網頁。
請認識到這種應用方法是一項正在進行的工作 - 尚未獲得批准,並且可能無法獲得足夠的蟎控制。 我會及時通知你的…

 

2017年6月8日更新

 
草酸/甘油紙巾目前正在進行中,沒有任何功效的宣稱。 此更新頁面僅供參考; 紙巾只能由已經獲得實驗授權的人員使用。
我已經向美國蜜蜂雜誌送了一份後續進展報告,並將在它發行後不久發布於此。 該報告涵蓋了我迄今為止學到的內容,並詳細介紹了我目前在家裡如何準備紙巾(使用5月5日配方)。
 
我們現在為了讓這個方法在環保局註冊,在加州草谷開始了第一個正式試驗(與農業研究局一起),並在喬治亞州進行了一次複製試驗(濕度較高的條件下),以便儘快開始實施。
加州試驗的第零天。我們對64個蜂箱進行了強弱分級,並在此給每個蜂箱秤重。
我們還從測試組和對照組的蜂箱中取了蜂蜜樣品,以確定治療是否會顯著提高蜂蜜的天然草酸含量。
 
依據今年春季測試的結果,我懷疑當蜂群在春季和初夏建立時,單張紙巾治療是否可以提供足夠的蟎蟲控制 – 所以我計劃測試三種不同劑量(1,2,或3張紙巾/蜂箱)。不幸的是,在兩個測試蜂箱中,我發現我不能透過將紙巾疊放在另一張之上來增加劑量,因為這會阻止蜜蜂充分咀嚼它們。 因此,在開始試驗前不久我改變了方案,即我們對每個蜂箱只施用單劑量的三張半片式紙巾(1.5張紙巾當量)(我也將測試背對背施用)。
將三張半片式紙巾施用於蜂箱。 我希望額外暴露的邊緣可以促使更多的邊緣咀嚼來增加蜂箱內草酸的散佈速度。 此應用還可以讓蜜蜂在蜂群中更好地垂直移動。
 
我們學到的另一件事是,蜜蜂必須能夠接觸紙巾上下兩面,以刺激他們咀嚼紙巾(並因此散佈草酸) - 如果簡單地放置在箱蓋底下,它們不能很好地工作 最好的位置似乎在兩個育雛箱之間。
 

2017年5月5日更新

 
我將前一次更新的紙巾放入強群中,以便觀察蜜蜂多快開始咀嚼它們 – 結果牠們很快開始咀嚼成洞。 所以這裡是我目前最好的配方,每張舒潔萬用紙巾:
 
12 g 草酸二水合物,攪拌進10 mL 沸水直至完全溶解(如果需要再加熱),然後攪拌於13 ml 食品級甘油。
 
上面的紙巾,如果空氣乾燥,會有點僵硬。一旦進入蜂箱,它們會迅速回潮,而蜜蜂會開始工作移除它們(這會讓溶液機械轉移到蜜蜂的身上)。現在的問題是每個蜂箱的適當劑量是多少。儘管九月份每個蜂箱一張紙巾的劑量在上一季有很好的效果,但是今年春天我施用了一張半份紙巾的育王群在幾天前檢查時顯示出不可接受的蟎蟲數量。我計劃很快開始一些正式的測試,使用不同的施用率(包括兩張紙巾重疊在一起)。請記住,這些更新中的每一個都只是我的初步實驗報告 - 而非建議。我仍然需要確認在不同條件下的效果,以及對群體沒有不良影響。我們還有很多要學習!
 
添加一種刺激物:正如我以前所說的,蜜蜂會避開浸飽甘油的纖維質。因此,為了鼓勵蜜蜂咀嚼萬用紙巾,人們可能會在甘油中添加刺激物,以引發衛生清除反應。我曾想過使用屍胺或腐胺(已購買了原料來調製它們),但首先對使用百里酚很好奇,因為兩年前在玩百里酚溶於甘油時,我發現蜜蜂很迅速地去移除浸飽百里酚/甘油溶液的棉花。
 
養蜂人Chuck Cook自願做了一些測試(合法的,因為他沒有使用在蟎蟲控制)。他以每毫升甘油兌0、0.25、0.5、1.0、1.5和2.0克百里酚的比例將百里酚混合到甘油中,然後在混合液中浸泡條形紙巾並將它們放入5個蜂箱。 14天後,蜜蜂在衛生清除紙巾條上展現出差異:
上面的照片來自顯現最清楚結果的蜂箱 - 底部為純甘油,頂部為2 g/mL。 看來引發清除的最佳濃度將在1 g/mL範圍內。 然而,Chuck發現在這次測試中失去了兩隻蜂后 - 每個蜂箱的測試中都施用了太多的百里酚! 如果有人將12克百里酚加到萬用紙巾上,也可能太多了。 再次,我們有很多要學習!

 

2017年5月2日更新

 
阿根廷研究員 Matías Maggi 剛剛有了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最新發現,他想知道重複曝露於草酸會不會導致抗草酸的蟎(由於某些原因,整篇論文已被刪除,但您可以在這裡閱讀摘要: 該論文)。 Maggi 發現,即使經過8年64次連續的草酸澆注治療後,該養蜂場中的蟎數量仍然對草酸極為敏感(令人驚訝的是,顯然甚至比對照組從未暴露於草酸的蟎更敏感)。 這一發現表明,草酸,如果明智地使用,並且與其他具有不同作用方式的治療輪換使用,則可長期保持有效。

 

2017年4月30日更新

 
我們終於趕上了養蜂業,所以我回到廚房化學。
為了檢查毛細作用、草酸結晶和紙巾質地,我嘗試將一種紙巾一次混合不同比例的草酸、甘油和水。 我混合了個別的溶液,每個溶液含有12克草酸及不同量的甘油和水。 我也跑了最高水濃度的一個毛細測試(前景,下圖)。 我在Saran包裝上佈置了單獨的紙巾,並允許它們在戶外風乾。
一旦水分蒸發,紙巾的質地基本相同,不論我使用13或14 mL甘油。 乾燥後,我注意到表面有少量的草酸結晶。 所以我把它們放在我的蜂王保溫器裡過夜。 在子脾的溫濕度(35°C和60-70%相對濕度)下,13 mL甘油中的12 g 的草酸保留在溶液中(蓋著以免吸收水分)。附著的紙巾,他們的質地完全改變。
在升高的溫度和濕度下,甘油吸收了水分,紙巾逐漸從脆而乾帶點“油膩感”轉為非常潮濕和油膩。 這種濕度正是我的目標,因為我想讓酸性液體粘附在蜜蜂的表皮上,但又不至於太油膩以致蜜蜂逃避咀嚼紙巾。

 

2017年4月27日更新

 
問:如果您使用了足夠的原料浸透了半卷紙巾,然後每個蜂箱用了一張紙巾,假設您有5個蜂箱並且無法存儲剩餘的紙巾,那不是會浪費資源嗎?
 
答:當然會。首先,我不建議任何人使用這種方法 - 我只是在發布讓這個應用方法取得合法註冊的進展。我還沒有進行正式的試驗來收集有關蜂蜜貯存的功效、不利影響或污染的數據。
 
然而,對於那些可以在其司法管轄區內進行合法實驗的人來說,使用簡單的數學來製作較小批量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目前的工作配方,每全張紙巾是:
 
12 g    草酸二水合物
13 mL 食品級蔬菜甘油 
  5 mL 蒸餾水或10 mL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上述配方會產生過多的結晶,需要增加甘油或稍微減少OA的量。我將嘗試增加水量。
 

2017年4月26日更新

 

問:你能否成功儲存紙巾和/或溶液? 我可以預見小規模的操作想要跟進這個方法,卻不一定需要55張紙巾。您是否建議只準備少量的溶液,或是可以在製作完成後進行儲存?
 
答:我已經在涼爽的室溫下儲存了幾卷製作好的紙巾有幾個月了。 如所準備的,紙巾會變得更加“細膩”。再加上一些草酸的結晶,展開紙巾而不撕開變得更加困難(我可能需要增加甘油或減少草酸)。 另外,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草酸可能與甘油反應形成酯(這對蜜蜂或蟎蟲控制的程度可能有影響,也可能沒有影響)。 所以我建議在紙巾新鮮時使用,而不是長時間儲存。
 

2017年4月21日更新

 
為了跑實驗與蜜蜂一起工作實在太瘋狂了,但我從其他養蜂人那裡得到了反饋。 一位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藍莓授粉之前,比較了Apivar ® 與草酸/甘油紙巾(2張半片式紙巾/蜂箱)所做的二月治療,並記錄了脾框長度(數量)、子脾數量、開始和結束的酒精洗滌計數。 46天後,各組之間的脾框長度、子脾數量或蜂王損失並無差異。 兩組的蟎蟲數量都接近於零,兩組均下降。 不幸的是,他沒有運行未經治療的的對照組,因此我們無法計算療效。
 
在這46天後,蜂群已經移除了大部分紙巾,這正是我的目標:
內嵌圖片1

 

2017年4月6日更新

 
針對下面兩篇關於草酸/甘油治療殺死了蜜蜂的報導,我進行了一個快速而骯髒的實驗。我用第二年的蜂王製作了10個中等強度的五框核心群,並在每箱的頂樑上放置了一張半片式的的草酸/甘油紙巾。天氣條件最初是涼爽、多雨。
 
我每天都會檢查核心群,看看入口處是否有蜜蜂死亡的跡象,卻從來沒有見過。一周之後,蜜蜂還沒有咀嚼紙巾,所以我又在上面加了一個造了脾的五框箱,以便讓蜜蜂進入紙巾的頂部。那個時候,由於天氣涼爽潮濕,我透過頂部餵食器向每一個核心群餵了半加侖的1:1糖漿。
 
我仍然沒有看到入口處有蜜蜂死亡,然後天氣變暖,蜜蜂喝了糖漿,然後開始採蜜和採粉。昨天我進入了6個核心群檢查是否有不良影響的跡象。我檢查的每一個核心群,以及其他未經治療的核心群都在我的作業中蓬勃發展。子脾的模樣很可愛:
治療過的核心群的典型的子脾模樣。 請注意我為了取出巢框而使用蜂箱工具挑起的部分被咀嚼的紙巾。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報告有不利影響。
令人感興趣的是,在我檢查過的一個核心群中,糖漿滴在紙巾上,給蜜蜂提供了消耗草酸/甘油/糖漿溶液的機會。 再次,即使在這個核心群,我沒有觀察到不良反應的跡象。 在這個特定的實驗中,我只關心早春的惡劣天氣條件下是否會產生不良影響。 由於是小群和惡劣的天氣,我沒有採取蟎蟲洗滌,所以不能評論療效。 我計劃下週開始對核心群進行更大規模的對照試驗。

 

2017年3月12日更新

 
將測量單位更新為克。 在我們更好地了解化學反應之前,我建議快速加熱混合液以溶解草酸,然後立即將其倒入紙巾並使其冷卻。重點是避免將草酸/甘油溶液保持在高溫下超過必要的時間。

 

2017年3月11日更新

 
一位養蜂人剛剛向我報告說,他按照阿根廷公式將2~3個紙板條放入15個核心群中,結果全部蜜蜂被殺死。 我還沒有在核心群上測試過,所以要小心!
今天的另一封電子郵件是:“兩個星期前,我在一個偏遠的院子裡用甘油和草酸浸飽的Brawny Dine-a-Max紙巾治療了一個強群 - 我喜歡用未經處理的Dine-a-Max紙巾捕捉小蜂窩甲蟲,並認為它可以作為甘油/草酸的載體。 上週我檢查了蜂箱時,蜂箱入口處的地面上有一大堆死蜂 - 可能是護士蜂,因為垂死的外勤蜂可能會在死前飛走。
 
鄉親們,實驗會帶來風險。我會在本季徹底測試這種應用方法,並會報告我的結果。

 

2017年3月10日更新

 
我目前正在與EPA(美國環保局)和USDA ARS(美國農業部 農業研究局)的Jay Evans博士合作,將此方法申請為核准的應用方法(以便合法使用)。 目前的關鍵點是要在蜜脾存在的情況下獲得核准使用,這顯然需要我們做進一步的測試,並讓EPA為蜂蜜中的草酸設定可接受的最大殘留水平。 幸運的是,天然蜂蜜,特別是一些蜜露含有相當數量的草酸,正如許多蔬菜一樣。 所以這可能不會是一個無法克服的問題,但需要通過官僚制度的要求來運作。 非常感謝EPA,ARS和CDPR(加州農藥管理局)與我一起為蜂業的利益而努力!
 
好消息,我的實驗現在合法了! CDPR(加州農藥管理局)已經發給我一張農藥研究授權,用於開展草酸/甘油紙巾的現場試驗(見下文)。
目前全世界有很多養蜂人正在試驗這種應用方法 - 請記住,草酸/甘油緩慢釋出尚未在美國申請註冊。我鼓勵其他人在其司法管轄區申請實驗許可。
照片由一位商業養蜂人運行測試發送給我(姓名保留)。
我有一個腦力激盪 – 不使用捲筒紙巾,改用折疊紙巾(下面),拿到一盒85張紙巾的包裝,就像Kleenex紙巾一樣,一次抽取一張。
我購買了一個可和這疊紙巾完美貼合的不銹鋼蒸汽桌嵌入槽,並倒入了溶液(下圖)。
結果:它運作得很漂亮! 我一度確信這將是簡單紙巾分配的答案。 但是,唉,布丁好不好, 吃了才知道。 當我試圖抽取紙巾時,草酸/甘油不讓它們輕易分開(下圖)。看來似乎我又要回到捲筒了。
OK,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沒有戴防護用的丁腈手套。 我對這些紙巾非常隨意,在廚房測試時,我經常用手指處理它們,然後立即將溶液清洗乾淨。 我沒有注意到任何皮膚刺激,但你肯定不想揉眼睛或挖鼻孔! 最好還是永遠戴手套。
 
目前從我的測試中獲得的最佳配方,是將草酸最大限度的滲進可用的紙巾,而又不會太“油膩”以致蜜蜂不想去移除:
 
                每張紙巾   每整卷55張紙巾
草酸晶體      12 g        672克
甘油           13 ml       728ml(室溫下917g)
               5 ml       280ml(室溫下280g)
 
請確定在將任何成分添加到混合液中之前都測量過,以避免在將成分添加到混合罐中時,因嘗試秤重而容易發生的過量。
對於一卷55張紙巾,我乘以56(為了估算中心紙板捲軸的吸收)。 提示,如果您用量杯測量甘油,倒出後將量杯放入微波爐中加熱幾秒鐘,剩餘的甘油將可輕易倒出。
 
我們可能不需要一張紙巾上有這麼多草酸。 我使用紙板條對阿根廷Maggi的試驗進行了初步測試,結果表明每箱需要4條才能充分減少瓦蟎。 這可以解決每箱40克草酸或雙層深蜂箱80克的問題。 使用上述配方的紙巾每個蜂箱只要12克。 它比紙板條增加的功效顯然是由於蜜蜂的咀嚼-移除動作。
 
提示:我昨天注意到似乎先加熱水,然後加草酸會有幫助。 這似乎比先將草酸加入熱甘油更容易分解塊狀物(我需要確認這一點)。

 

2017年2月14日更新

 
我曾經碰過很多人提出用於量產草酸紙巾的噴塗、真空抽吸等相當複雜的製造方法。 我很感謝你們的建議,但我會將量產方法留給製造商。 我關注的是養蜂人的簡單製作方法。 我最近的表述是在2月12日的更新。
 
最近的一些其他問題:
 
問:我不記得你寫這個療法多久了。
 
答:首先,這種應用方法尚未獲准在美國使用。你可以從你的國家農藥監管部門獲得實驗許可證。 也就是說,應用方法是為緩慢釋放而設計的,大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蜜蜂應該移除了大部分紙巾。 蟎蟲的減少並非立即見效的,而從我有限的測試來看,似乎需要大約一個月的時間。 因此,如果您所在的州或國家合法,只要蟎感染率(由酒精洗滌確定)超過2隻蟎/ 100隻蜜蜂即可應用。
 
問:它是否可以與蜜脾一起使用?
 
答:根據Maggi的測試,這種治療似乎不會增加蜂蜜中的草酸殘留。 我正在要求美國環保局批准它與蜜脾一起使用。
 
問:環境溫度是否重要?
 
答:我曾在高達38°C(低濕度)下進行了測試,沒有觀察到任何不良影響。 我還在我們加州冬季進行了測試(僅針對不利影響 - 無效),持續寒冷的雨和一些冰凍的溫度。 再一次,我沒有觀察到對蜜蜂或幼蟲的不利影響。
 
問:當您購買草酸/甘油等時,您是否看過不同等級的草酸? 我看到你有食品級甘油。 我一直在從我們當地提供的草酸材料安全性數據表(msds)中篩選出來,化學成分從農用清潔劑或木材漂白劑到技術等級草酸的價格差異更大。 低端“炮膛清洗劑”草酸二水合物的硫酸鹽含量為1000ppm,含有一些金屬元素,鐵含量為100ppm,鉛含量為50ppm。
 
答:美國環保局要求用於蜂蟎治療的草酸的註冊“分銷商”要去證明草酸的純度。 目前,Brushy Mountain是唯一的註冊分銷商。 我正在與另一註冊人合作,以便宜的成本將製作好的紙巾推向市場。

 

2017年2月12日更新

 
昨天我檢查了幾個蜂箱,這些蜂箱在過去兩個月多雨的春季積雪期間都有用草酸/甘油紙巾。 對蜂群似乎沒有任何不利影響。
 
請記住,此配方尚未獲准在美國使用(我正在申請取得加州實驗使用許可證)。 將草酸以未經批准的方式施用於蜂箱屬於違法行為。 我正在與EPA和ARS合作將這種應用方法添加到核准標籤中,但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與此同時,我一直在做大量的廚房化學研究,想找出如何避免將多餘的草酸/甘油從紙巾中擠出來以獲得蜜蜂會移除的質地。 看來總甘油不應該超過每條紙巾13 mL。 這個量的甘油將容納12 g的草酸,而不會有草酸從蜂箱溫度下的溶液中流出來。
 
我認為我終於找到了一個可行的配方。 但要通過毛細作用將溶液吸收到一整張紙巾上有點困難。 (對於非美國讀者,Scott shop towels(舒潔萬用紙抹布)是一種纖維素重型高吸收性紙巾(https://www.kcprofessional.com/en-us/products/shop-towels-disposable-rags/75143)。
 
因此,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似乎可以製作出理想的紙巾,儘管我需要確認其在蜂箱中的效果。
第1步,使用鋒利的廚房刀準確地將紙巾卷切成兩半。
第2步. 找一個適合捲筒大小的不銹鋼平底鍋(直立)。 最佳配方似乎是(每張紙巾)12 g草酸二水合物、13 mL甘油和5 mL水。 乘上55條紙巾 + 紙板捲軸 = 56/2,每半卷紙巾的最終量為:
 
草酸     336 g
甘油     364 mL
水        140 mL

 

是的,加水是沒有問題的,只要我使用甘油的mL數略大於草酸的克數。水將大部分從紙巾蒸發掉,但取決於溫度和濕度。 我在上圖右側展示了一個量筒(最精確),左側是量杯。
秤出336 g的草酸(我實際上使用更準確的槓桿秤,但這無所謂)。
您可以在微波爐或爐子上預熱水和甘油。 怎麼加水似乎無所謂,但如果在加入草酸之前先將水加到甘油中,可能有助於防止加熱過程中形成草酸酯。
加熱到140-160°F(60~70℃)。 更高的溫度會導致草酸的降解並加速酯的形成(我們希望避免這兩種情況)。
加入草酸晶體,並在溶解草酸時使用不銹鋼勺子(可能會變色)攪拌。 戴丁腈手套和安全眼鏡! 攪拌時繼續加熱混合液,但不要讓溫度超過160°F(約70℃)。 謹慎一點,這是安全的。
一旦混合液變得完全清澈,將其從熱源移開並放在塑料托盤上。
用微波爐預熱乾紙巾一分鐘 - 這種預熱有助於溶液吸入捲筒。 儘管你可以在捲筒中插入一根1-1/4” PVC管,但我發現這樣做沒有什麼好處,因為紙板圓筒無論如何都會鬆動。將包裝紙留在在捲筒上也沒什麼好處,因為如果捲筒允許膨脹,我會獲得更好的吸收效果。
小心地將捲筒放入熱溶液中。 鍋子應先放在塑料托盤上(而不是如圖所示)。 溶液很快就會部分往上吸收。 當它達到大約三分之一時,翻轉捲筒。
使用廚房鉗翻轉捲筒。 該混合液並不會立即刺激你的皮膚,且可以很容易地用溫水洗掉。 但它很粘,如果你不小心的話,它會沾在所有物體的表面。 不要讓溶液的痕跡留在表面上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具有緩慢的腐蝕性和危險性。 你不會想讓它沾到你的眼睛! 準備好溫水和濕海綿以便隨時擦拭表面。 一點點蘇打粉溶解在水中會立即中和任何酸。
溶液將從另一端往上吸。
您可能會發現再一次翻轉捲筒是有好處的。 捲筒會把每一滴溶液都吸乾淨。 讓捲筒冷卻,並讓水蒸發掉(我不確定這點是否為必要,因為它稍晚也會在蜂箱中發生)。 然後,您可以將捲筒放入安全的塑料容器或夾鏈袋中存放。
 
我發現,當我把紙巾浸在150°F(65℃)的溶液中幾天時(不論有沒有水),酸會溶解紙巾。 我沒有在室溫下觀察到這種情況,但沒時間測試以確定處理過的紙巾在失去強度之前可以存放多久。 Aluen CAP®則聲稱長時間的儲存是沒問題的。 我將進行測試以查看草酸或紙巾是否會因延長儲存期而降解。 現在,可能最好讓他們保持新鮮。
 
然後,人們可以在每個蜂箱施用兩張半片式紙巾進行治療,這可將12 g的草酸施用於蜂箱。
 
我完全沒有出售捲筒紙巾,但有折疊版本可以訂購,我會在他們到達時做測試。
 
我被埋葬在那些想得到更多資訊的電子郵件中。 除非你有重要的訊息要提供,或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才給我發電子郵件。 如果您對精確秤重、測量以及安全處理草酸不舒服,您就不應該嘗試做這個!
 
我正鼓勵一家合作的蜜蜂供應商將廉價的預製版本推向市場。

 

2017年1月24日更新

 
對於我在美國蜜蜂雜誌中關於草酸/甘油的文章已經有很多回應。 我正在與EPA(美國環保局)進行溝通,以取得此應用方法的批准。
 
在我們濕冷的冬季,我正在6個蜂箱中進行草酸/甘油紙巾試用。 截至今天,大約三週過去了,蜂群並未出現任何對蜜蜂的不利影響。
 
我目前正在研究的是草酸與甘油的最佳比例,以及每張紙巾的最佳用量。問題是紙巾不想均勻地吸收最佳量的甘油,以使它們少點“油膩”,以便蜜蜂會咀嚼紙巾。 我試圖弄清楚如何讓整捲紙巾吸收適量的溶液,而不需要擠出多餘的溶液。
 
我試了700 mL的甘油中加700 g的草酸,加熱到160°F(約71°C),並在微波爐中預熱了紙巾卷1.5分鐘。我把熱溶液倒入一個高而窄的蘆筍罐中,並將紙巾卷的一端放入罐中。 當溶液浸透一半時,我將捲筒翻轉過來,並將捲筒放入一個暖爐中。 15分鐘後,溶液仍未吸收到捲筒的中心。 所以我在暖爐裡又多放了一個小時。 事實證明這是一個錯誤,因為酸會降解捲筒下部使其變得軟爛。
 
700 mL的甘油也似乎太多了 - 讓紙巾太“油膩”的感覺。
 
我現在要試驗在溶液中加入異丙醇(沸點180°F),並減少甘油的用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immy Yen 的頭像
Jimmy Yen

窗台養蜂

Jimmy Y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